餐饮管理中重要的是什么?创新!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10:48:40

创新!如今,食品和饮料越来越同质化。什么能让你占有一席之地?餐饮管理同其他行业的管理一样,管理是相互联系的。因此,与企业行业一样,企业可以通过有效的、创新的定位,建立起竞争地位、可持续发展动力和顾客忠诚消费意识,这是餐饮管理的战略地位。

创新!如今,食品和饮料越来越同质化。什么能让你占有一席之地?餐饮管理同其他行业的管理一样,管理是相互联系的。因此,与企业行业一样,企业可以通过有效的、创新的定位,建立起竞争地位、可持续发展动力和顾客忠诚消费意识,这是餐饮管理的战略地位。

而这些战略利益正是所有餐饮企业梦寐以求的。在这里,所谓餐饮管理创新定位,是指企业在经营初期或经营过程中,从创新的角度确定目标客户群的一种方法。倡导餐饮管理创新定位。作为一个完全竞争的餐饮业,很多企业的定位是相互模仿,盲目竞争,非常功利。他们不仅根本没有战略,甚至一些基本的现金流也无法保证。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大起大落之后,他们终于留下了深深的遗憾,并关闭了破产。

如何创新?笔者认为,以顾客对食品的不同偏好作为细分的基础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充分满足顾客特定的感官或情感需求,并容易使这些要素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;以顾客对餐饮企业不同角色的要求为具体依据,在不同的时间对顾客进行贴心关怀,牢牢控制顾客的消费心理:根据顾客对餐饮企业的不同特点和要求,方便迎合当地的文化环境和餐饮消费习惯,非常有利于提高顾客忠诚度。

首先,让我们讨论一下顾客对食物的不同偏好。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餐饮管理的客户,或者是一些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去的餐饮企业。这类餐饮企业可能有两种极端情况:一种是没有任何特色的普通酒店,另一种是有特殊定位的酒店,比如价格不菲的昂贵酒店,或者是有特殊菜肴的餐厅。或许没有定位或陌生的定位本身也是一种定位,然而,餐饮企业需要发展,需要盈利,需要顾客忠诚,而不是一时的赚眼球效应。同时,在众多的客户群体中,不严格细分似乎不现实,希望您的酒店能面对所有的群体。毕竟,你将不是一个地区的酒店。

虽然许多传统的细分观点仍被许多企业所采用,但笔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,即很多顾客在接受服务时,都希望能够要求酒店根据自己的喜好提供相关的菜肴,而这种体验很容易成为一个话题长久的记忆和相互的赞美。总之,细分后相对狭窄的目标客户群,在生产、调味品、原材料等方面对同一菜品也会有不同的要求,这些不同的偏好可以使企业以此为基础细分现有市场,特别是“自制”酒店作为替代餐饮业可能会为同行踏上创新的商业道路。

其次,顾客对餐饮管理不同角色的要求。至于餐饮管理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作用,国内很多业内都没有研究过。事实上,还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,这使得创新的定位方法可能会收到奇迹般的效果。笔者提出了根据顾客对餐饮企业的不同角色要求进行细分,即以顾客对餐饮企业的角色期望,或顾客对餐饮企业形成的、相对固定的印象作为未来的经营。这些人物的期望或固定印象可能是单纯的饥饿(简单的食物和简单的服务)、营养(不是普通的食物或食物和人们餐桌上的简单服务)、美味(不是普通的食物和人们餐桌上的高质服务)、社会咨询(不只是食物,主要提供人们的社交场合和氛围)等以及相关更好的服务)。

一方面,顾客对餐饮企业不同角色的要求可能来自于他们的真实想法或愿望;另一方面,可能是餐饮企业在以往的经营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固定印象,受到大多数顾客的支持和欢迎。同时,这些忠实的客户也希望企业能够始终在这个角色中生存,当他们有这样的服务时,在必要的时候,可以随时接受和感受到服务。

顾客对餐饮企业的角色要求,可能源于他们对服务的原始渴望,他们希望能够及时满足他们在不同时期的不同消费欲望。同时,我们也经常看到,我们身边的许多餐饮企业不能完全满足顾客的消费欲望,给顾客留下太多的遗憾,让他们对这种能够提供专业、完善服务的个性化餐饮企业表现出如此的奉献和难忘。基于这一认识,笔者认为,这些在顾客日常生活中扮演着不同角色的餐饮企业,实际上是传统产业专业化在服务业的延伸,旨在在一定领域实现。

针对不同的餐饮企业客户需求特点。事实上,餐饮企业的不同特点客观存在,但很多餐饮企业并没有根据顾客的意愿刻意打造或改变。如果他们能满足大多数客户的要求,那也是巧合。笔者所提到的餐饮企业的特点一般包括宴请型(主要为团体、商务、婚宴)、小型聚餐型(主要为情侣、朋友等)、家庭聚餐型(主要为家庭聚餐)、私人空间型(主要为需要在隐蔽环境中接杯的客人),儿童餐厅(主要提供服务)主要面向儿童和家长。

需要指出的是,要在这样的细分基础上对当地餐饮市场进行细分,必须结合当地人的餐饮消费习惯、收入和文化环境,如家庭聚餐式,这在我国中西部的欠发达地区可能行不通,因为很多家庭仍然很关心更多的是关于家庭烹饪的经济性和温馨性;比如宴会式,这在小城市可能存在的空间问题是很难有大的需求;比如儿童餐厅可能在大城市有生存空间,但也面临着缺乏市场引导的问题。